当前位置:
首页 民生研究
学术文章
潘建成:对于中国经济,我们可以走得慢一点,微笑可以多一点
2019-08-13

  7月31日,由证券时报、中国基金报联合主办的中国上市公司价值评选、中国最佳基金经理评选高峰论坛暨颁奖典礼在深圳举行。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对中国当前的宏观经济进行了分析,潘建成表示,当前经济形势面临下行压力,但我们也要看到经济发展的一些趋势变化,比如经济结构的变化,几大产业的分化,消费结构的优化,投资行业的分化等。


  潘建成演讲全文,中国基金报记者整理如下:


  今天我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对当前宏观经济形势的一个分析。宏观形势和资本市场其实是紧密关联的,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全社会对今年的经济走势越来越关注的原因。


  我国上半年经济增长速度为7%,回溯过去六七年,我们会发现经济增长总的趋势是往下的,而且波动越来越平缓,最近三年半的波动幅度不到一个百分点。虽然经济增长趋势往下,但是假定2015年的全年增长跟上半年一样是7%,今年实际的绝对增量将是六年来最高。这也就意味着这样的增长其实不慢。


  我们调查了7万多家工业企业,超过四分之三的企业认为当前的盈利情况正常。但是为什么整个社会对宏观形势如此担忧?我分析有这么几个原因:


  第一,PPI连续40个月持续下跌。一方面商品价格在跌,一方面生产的用工成本一直在上升,导致利润受到挤压,企业比较难受。整体增长比较平缓的背后,各个行业的销售利润率不均衡。比如炼油、炼焦、钢铁、有色的销售利润率都很低,而且目前还在下滑,煤炭更是四级跳大幅度跳水。但与消费相关的行业比如饮料、酒、茶的销售利润率整体不错,比较平稳。


  第二,经济结构性变动。从货运来看,公路货运比较平稳,这反映了加工业比较平稳。有一部分航运出现回升,一方面是因为油价的下跌,另一方面是因为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推动了网购,网购推动了快递业,快递业推动了航空货运业。但是港口吞吐出现了明显的下降,这意味着今年上半年进出口比较大的下滑对于经济产生了影响。最明确的是铁路货运,最近几年铁路货运大幅持续地下降。因为铁路货运一半以上是运煤的,这意味着煤炭需求的减弱,背后反映出电力需求的减弱,


  第三,产能过剩。现在整个经济分化非常明显,资源型产业和资源密集型产业受到非常大的压力。这个压力的背后就是因为产能过剩,从企业家的调查情况来看,大家认为产能过剩的形势依然十分严峻,并没有出现缓解的迹象,甚至有些企业家认为情况会更加严重。


  第四,库存压力。在产能过剩的背后我们还有去库存化的压力。我们分析认为当前的去库存化并没有结束,这也就意味着未来一段时间PPI下滑的趋势可能还要延续。大家心情不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去年下半年以来房地产市场的调整,这对于很多行业都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而且这个调整还没有结束。尽管部分城市的房价出现了回升,但这只是局部的,也是暂时的。


  当然,还有另外的原因导致了大家的心情不好,因为我们过去习惯了高增长。实际上这个高增长是不可持续的,过去每年10%以上的增长其实是极不正常的。“新常态”应该是新时期经常发生的正常状态,旧常态应该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经常发生、频繁发生但是未必是正常的状态。所以我们如果对于过去的高增长习以为常,你就会对进入新常态感到不适应。


  但我们一定要看到一些趋势的变化。


  经济结构的分化。在我们的结构调整中,内需的动力在增强,GDP对于出口的依赖在下降。所以,即便是今年二季度工业品的架构出现了明显的下降,但是二季度的增长依然达到了7%。出口结构的优化使得一般贸易比重持续上升。另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出口目的地国也在优化,对美国、欧洲、日本的出口在下降,对于金砖国家和东南亚国家出口的比例在上升。


  几大产业的分化。今年一季度第三产业的比重正在往上走,未来第三产业的趋势还要延续。要特别关注的是,在第三产业内部,实际上行业之间是分化的。比如服务业。传统服务业中只有金融业今年对GDP增长的贡献很大的,其他几个传统的服务业则相对下行。包括租赁商务、IT服务业、科技服务业等在内的现代服务业加上其他服务业则超过了服务业整个GDP的一半,这也一定地反映了转型的趋势。


  消费结构的优化。消费者信心整体处于波动上升趋势。但是6月底的消费者信心调查结果下降了,因为6月份大家经历了股市的巨幅波动,对消费者的信心有一定的影响,但是总趋势是上升的。2014年消费者购买商品的意愿超过了储蓄,2015年这个意愿在持续。消费结构在升级的一个典型的标志就是对于服务消费的比重在上升,这是中国服务业迎来的最佳时机,老百姓在收入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他的消费中服务的比重一定会上升。


  投资行业的分化。最近连续四年第一产业尤其是农业的投资增长非常快,意味着今天的中国农业又成为一个充满希望、充满成长的行业。下滑比较多的是制造业和房地产,这主要是由于供需变化导致的产能过剩。


  第三产业的增长是比较平稳的。支撑目前第三产业增长的核心力量第一是基础设施,包括交通设施、公共设施。第二是民生工程,比如卫生、社会服务。第三是现代服务业,比如IT服务业、租赁商务服务业、科技服务业。工业内部的投资增长变化差异也非常大,资源型产业受到抑制,所以它的投资是下降的,比如钢铁、煤炭、石油加工。尽管有色的上游是下降的,但是它下游的一些加工企业却出现增长。


  还有另外一个现象,传统的劳动密集型的、与消费品相关的行业,比如食品、服装、家具、娱乐文化用品这些产业投资增长非常大。我们认为今天这些劳动密集型产业正在发生一次革命——机器替代人的装备革命。广东是作为改革开放的领头羊,现在它又成为中国新一轮技术改造升级的领头羊,它今年上半年的工业技改投资增长80.1%。这意味着创新驱动的开始,也意味着转型的开始。


  对于整个经济来说,当前我们面临比较大的下行压力,下行压力来自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国际形势依然充满了不确定性。我国二季度的出口出现下降。事实上全球PMI和全球工业增长都在下滑,在国际经济下滑的情况下,我国出口能否回升是一个问题。


  第二,国内产能过剩的环境依然十分严峻。一方面是产能过剩增长的惯性,过去产能扩张的惯性保持到现在依然存在,另一方面是化解产能过剩的过程或者结构调整的过程一定程度上带来了新的产能过剩。比如煤炭企业,化工企业,电解铝等,都面临着困境。我们最近这几年化解的电解铝产能可能不到100万吨,但是西部的某一个地方,这几年的新增电解铝产能就超过400万吨。


  第三,去库存化没有结束。


  第四,房地产市场的调整对经济的影响还在延续。


  第五,汽车产业到了峰值。这样一个对于经济产生很大影响的产业,已经到了换档的时期,我们不能期待它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还能像过去一样那么高。


  所以所有这些都对当前经济形成了压力。


  再从投资的角度看,我们认为投资下行压力依然很大。新开工项目和房屋新开工面积今年上半年都下滑较多。企业家的信心也有所回落,虽然比当前好,但同比也是下降的,对于未来偏谨慎。订货情况方面,78%的企业认为正常,但是相比原来呈回落。所以,从种种数据可以看到,我们很难说下半年会出现明显的回升,因为压力确实很大。


  但是压力的背后,我们也要有信心。下半年还有一些推动增长的力量,其中稳增长政策的滞后效应会在下半年得到充分的释放,这一点是需要高度重视的。


  第一,去年年底到今年上半年多次货币政策的适度调整和放松,对于经济的影响是有滞后性的,它们会在下半年得到释放。


  第二,上半年推出的一系列的工程包实际上是在二季度末推出来的,它们的落地基本上都是下半年。它们具备对整个经济的推动作用。


  这次政治局会议提到,要把发展实体经济和培育有核心竞争力的优秀企业作为制定和实施经济政策的出发点,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政策。而且这次会议特别强调了“坚持以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不是追求经济增长的速度,这是特别值得关注的。


  今天我们依然面临着三期叠加,这三期叠加我们做了调查,多数人认为至少要持续三到五年,现在远远没有结束。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质量和效益,需要的是转型。在这时候,我个人觉得整个社会需要的是定力和方向。


  《经济学家》调查的结果是大家预期全年能增长7%左右,我认为是非常谨慎乐观的。如果实现了7%,就意味着今年的增量将达到六年来的最高,这是非常理想的结果。而这样一个7%是在结构不断优化的基础上实现的7%,这样的7%是在创新驱动的征兆已经显现的情况下出现的。所以我们一定要遵循这样的趋势,不要走以前的老路。


  此时此刻,我们整个社会,包括政府,也包括全体人最需要的是定力。总书记在讲到新常态的时候说,我们要保持战略上的平常心态。我个人认为这非常重要,在新常态下面对这么多的困难,面对经济增长的下滑,面对局部企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我们要淡定,我们要知道这是新常态下必然出现的结果,我们需要智慧,同时需要信心,更需要耐心,更需要决心。这个决心是什么?就是改革。


  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要认清楚短期和长期问题。我们过去为什么有那么多问题,而且问题层出不穷,就是因为我们过度地关注了短期问题。当你过渡关注短期问题的时候,你会影响长期问题的解决,我们过去那么多年,实际上我们是在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马拉松,这样跑是跑不下去的。我们跑得很快,但是我们已经跑得气喘吁吁,我们已经上气不接下气,我们把PM2.5跑出来了,把饮用水跑黑了,把毒生姜、毒大米跑出来了。我们不能再这样跑下去了,因为中国的经济增长靠的是什么?我们追求的是什么?追求的是长期可持续的发展,不是说这一代人干完就完了。


  长期经济增长主要依靠以下要素:


  第一,人口。人口要素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现在形势非常严峻。2012年开始中国的劳动人口每年减少300万人,到今天我们已经连续三年减少差不多1000万人,在欧洲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国家。所以劳动人口数量对增长的贡献是在减弱的。


  第二,资本对增长的贡献。这在过去十几二十年里面是最大的,但是现在受到了一个很大的限制,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制约就是产能过剩。


  第三,资源。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为什么发展这么快,是因为改革开放初期我们有丰富的资源,低成本。很大一方面就是土地。计划经济时代结束、改革开放初期我们的土地几乎是零成本,所以我们发展很快。除了土地之外的其他资源也是一样。但是今天这样一个资源的瓶颈制约已经越来越严重。


  第四,结构变化。在资源瓶颈期的时候我们只能靠结构变革,包括农业现代化、新兴工业化、信息化和城镇化,还有东部产业向中西部的转移。


  第五,制度变革。就像三十年前农民按手印一样,按完手印一年时间人是这些人,地是这些地。十八届三中全会意味着在一些领域按下了这样的“手印”,他们对于增长释放的红利会逐渐地发挥出来,但是前提是我们一定要坚定地把这个“手印”按下去,一定要改革推动下去。不能因为我们目前遇到了那么多困难,我们就对改革产生动摇。


  第六,创新。未来有竞争力的企业一定是创新型企业。创新提高了生产效率,科技技术的贡献决定了国家发展未来的命运,所以我们要高度重视,要有定力,不要关注短时间的波折和困难。


  我们要反思,如果你的经济增长很快,如果幸福指数没有那么高的时候,其实没有必要那么快。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图,许多人站在一辆比我们的绿皮车还要慢得多的火车上,但是每个人都面带微笑。不丹,人均GDP不到2000美元(我们已经达到7600美元),但是它被联合国评为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不丹人民穿的衣服都跟我国五六十年代一样,但是他们脸上散发出来阳光般的微笑。所以对于我们中国经济来说,对于我们每个国人来说,我们可以走得慢一点,但是微笑可以多一点。谢谢大家!


(作者为民生智库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高级统计师)

友情链接
中国政策专家库 中共中央党校 国家行政学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国务院参事室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8-2018 民生智库信息中心 京ICP备09033294号-4
邮箱:cmsa@cmsa.org.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甲12号D座7层